农耕社 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 为啥受伤的人是我 因合约疑问被幽禁长达一星期 第三声和第四声的次序排列的 电子期刊 惊传因肺炎病逝于高雄长庚医院 居然不支撑4K蓝光电影碟片播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但有这么一种人 > 赵睿的方针是当选国家队

残荷

文章发布:admin  文章作者:施浩  信息来源:相城实验中学  发布时间:2011-03-02 10:00:47  阅读:

残荷

初二(8)班 施浩

轻风拂面,阳光慵懒地照着大地。冬日的苏城已有些寒意,但阳光却驱散了这丝的寒意,这使在去拙政园的我,心中暖暖的。

    远远便望见拙政园了。说来惭愧,身在苏城,却从未去过有“天下园林”之称的拙政园。但如今一见却觉没来拙政园是大憾事。

    入园,走过幽幽曲径,“万籁此俱寂”的感觉油然而生。穿过回廊,水中景物跃然眼中。风的轻拂,也使水面泛起层层涟漪.好似一颗小石头抛在水里,一声清响,跳起水珠来;接着漾出无数圈重重叠叠的圈儿。

    不觉,被廊外的这番景致吸引住了。我停住脚步,忘却了元香园的精巧,鸳鸯馆的灵动以及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 我倚着栏杆,欲将水中的株株荷花看清。夏天风光一时的荷花已经没有了生机,像笔杆子一样。不,确切的说应向苏州的乱绣。荷杆密密的错间着。不知是气候还是其他别的原因,园中还有着几株开着的荷,但在冬日的寒冷中也似乎生机全无,全都缩着脑袋。

    我不由得缓步徘徊着。那一幅“乱绣”中的“细绣”是那么突兀。在旁的一个游客惊呼道“好强的生命力啊!”我听后,微微一愣,不知是同意,还是否让地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不禁浮现《残荷》一图。荷是黑的,莲是黑的,杆是黑的,天地间似乎就剩下这黑。再将这些“不屈”的荷花加上,好似破坏了吧!

    风吹动竹子的声音又将我拉了回来。这时,母亲买水回来,见后笑笑道:“这池荷花可惜了,不过只要来年夏天还能见到的。”

    我听后也笑了,拿过水,将视线重新放在残荷上,想起了母亲的话,不知怎的,好似发现这池荷花正在生长着,生长着,仿佛荷花开遍一池!

    想起人不就像这池荷花吗,逆境之中不屈便可能会挺过去,可能会成功;但退一步不也一样吗?等待时机一到,便逆水而出,傲放于世!